大型自食恶果现场:香港暴徒宝马车遭同伙烧毁

记者 郑菁菁 

我是一家网络技术公司的员工。公司是几个年轻人自主创业设立的。我当时也是奔着跟他们做一番事业的想法进的公司。公司初创时很艰苦,但环境宽松。这两年公司规模逐步扩大,先后成立了人事、行政等部门。这些部门的人都很较真,我们常常会发生些摩擦。上个月,人事部经理在公司晨会上当众批评我,称我不遵守劳动纪律,经常不按时到岗,要做口头警告处分。我们搞网络的干起活来没有时间概念,有时深更半夜下班,晚睡难免迟到,迟到也就迟到了,这在公司以前都是心照不宣的,现在要处理我,分明是对平时琐事的报复,结果我们当场就在会议室里吵了起来。嗣后,部门经理找我谈话,称我这样他也没法为我说话,要我自己走算了。虽然觉得公司这是过河拆桥,但我也不想赖着不走,就办理了交接手续。但在结算费用时我们又发生了争执。我要求离职补偿金,但公司不同意,我不得不提起劳动争议仲裁。我想既然你们说我迟到要处理,那晚上加班你们总得给加班费吧,所以仲裁时,我就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加班费一并提出了请求。仲裁时公司称离职交接表上有“因本人原因先提出离职”字样,还称年终发的款子里有部分加班费,有工资明细可以证实,不同意再多付我一分钱。离职交接表虽有我签名,但离职原因是公司打印的,而工资明细,当时他们和我们说是为了应付检查,怎能作数呢?为此,我提供了一段与人事经理的电话录音,其中人事经理对我所述的离职过程及年终发放的是奖金的事并未提出反驳。但仲裁委并未采纳我的证据,对我要求的经济补偿金未予支持,在处理加班费时亦扣除了公司认可为加班费的部分。我不明白,录音难道不是证据吗?明明是协商解除合同,我主张经济补偿就为何得不到支持呢? 读者楚先生中央巡视组

陈小春宣布二胎

2013年6月3日,曲周县的马某在永年县修路时意外死亡,家属的赔偿要求连续几天无法得到满足。6月6日早,马某的家属30余人到永年县信访局上访。82年前的南京

第二天中午,记者来到佳尔思厂外观察时,被老板娘发现。记者亮明身份,称因为有人举报这里环境污染严重,所以拍照取证。听记者这样一说,赶来的工厂老板李兴林放下心来。当记者质疑工人防护措施不足的问题时,他主动表明自己手续齐全,与四川省渠县乞丐收养所,也称四川省渠县残疾人自强队,签订过用工协议。中国航母女司机

正是几千年的同生共长中,人类一步一步地调整着和自然,当然也是和牦牛的关系。对于大自然是生命之母的观念,已经成为人类共识。同样,对于牦牛之于人类文明所起到的作用,高原人民铭感于怀。牦牛所体现的坚韧不拔、勇于担当、甘于奉献的种种优良品格,既合乎今天“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奉献”的青藏高原精神,也合乎“更高、更快、更强”的奥运精神。欧冠直播

扫码分享到手机

  • 联通